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竖起耳朵听世界
时间:2017-11-13    来源:必赢国际娱乐化工集团

我学会倾听,是在一个风雨肆虐的夜半。

把早已疲倦的手机插上电源,我靠在床头,关上台灯,闭上眼睛。当时,狂风掠过窗子,疾雨袭打玻璃,路上车辆驰行……嘈嘈杂杂,沸反盈天。但是,慢慢地,风雨交加的声响在我的耳朵里恍如无声,我听到了素日里从未听到过的天籁之音,那一刻我豁然开朗:原来这个世界需要如此静静地倾听。

听风。风,是季节的通讯员。春风习习,夏风熏熏,秋风瑟瑟,冬风凛凛,每每天气变化或季节转换,风就会吹着特制的喇叭,无论乡野都市,不管高山平原,沿着大街小巷,贴着楼顶屋檐,挨家挨户宣告着,那声音持续而又执著,叫得千枝桃花开,嚷得万树枫叶红。

听雨。雨,是天使的琴弦。“润物细无声”,“白雨跳珠乱入船”,“对潇潇暮雨洒江天”,“几缀杜鹃红在雨丝中”,天使玉指妙手,把握着每一个节段的抑扬顿挫,“轻拢慢捻抹复挑,初为霓裳后六幺”,舒缓时余音绕梁,激越时错杂铿锵,飞溅着泥土,映射着霓虹,那声音既濡湿,又如诗。

听读。琅琅读书声,是天底下最入耳的乐曲。唐末诗人郑谷“喜闻儿侄读书声”,南宋文学家陆游特爱“夜窗父子读书声”,明代书法家王行偏知“读书声里故人来”……而作为一名教书育人者,我最喜欢倾听孩子们读书的声音。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”奶声奶气,脆脆生生,高低起伏,婉转动听,那曼妙的音符,在教室里回荡,在校园里飞扬。

其实,这个世界都是可以倾听的。水流,花开,叶飘,云飞……人欢马叫,鸟啼蛙鸣,它们用独有的声音在传递着信息。夜阑窗外的车鸣,告诉你有人在赶路回家;熙攘市场的喧闹,告诉你大家在为生活奔忙;亲朋好友的叹息,告诉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听诗词大会,我惊叹汉语言的精妙;听马达轰鸣,我知道机器的故障所在;听音乐晚会,能让烦躁的内心归于平静。

而且,我们很多人都在倾听,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罢了。电脑开机时的那一声蜂鸣,意味着电脑无恙;引擎启动时轻微的振动,告诉你机器正常;蔬菜入锅时的那一声嗞响,紧接着就是那扑鼻的菜香。于是,有人听惯了看台上震耳欲聋的呐喊,便再也离不开舞台和赛场;有人听惯了江海上波汹涛涌的嘶吼,便一生迷上了远航和搏浪;有人听惯了工地上异口同声的号子,便将汗水洒在了塔吊和桥梁。

然而,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变得“机”不可失,甚至一“机”在手、别无所求。“红包”成了兴奋剂,“美拍”成了化妆镜,群聊成了投票器……手机变成了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,耳朵的倾听功能被弱化,丰富多彩的世界变得枯燥而单一,孩子痴迷,父母叹气,老师忧虑,仿佛整个世界都变得没有了生机。

如果有机会,不妨把手机放一放,把眼睛暂时闭一闭,竖起耳朵去听听世界的声音。而且,只要你静下心来,什么都能够入耳,什么都可以倾听。儿女的诉说,父母的唠叨,爱人的呢喃,同事的劝说,领导的叮嘱,乃至电台广播、十九大报告……都会让你感知爱情的甜蜜、工作的乐趣、国家的强大、生活的美好。可以说,这世间每一种声音,都是上天赐予的特殊音响,只看你愿不愿竖起耳朵、想不想用心欣赏。(雷穿云)